<sub id="h1v5r"><dfn id="h1v5r"></dfn></sub>

<sub id="h1v5r"><dfn id="h1v5r"></dfn></sub>
<sub id="h1v5r"><dfn id="h1v5r"></dfn></sub>
    <address id="h1v5r"></address>
<address id="h1v5r"></address>
<thead id="h1v5r"><var id="h1v5r"><ins id="h1v5r"></ins></var></thead>
<address id="h1v5r"><listing id="h1v5r"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<address id="h1v5r"></address>

    <address id="h1v5r"><dfn id="h1v5r"><ins id="h1v5r"></ins></dfn></address>
    <form id="h1v5r"></form>
    <sub id="h1v5r"><var id="h1v5r"></var></sub>

      <thead id="h1v5r"><var id="h1v5r"><output id="h1v5r"></output></var></thead>
      <address id="h1v5r"><dfn id="h1v5r"></dfn></address>
      <address id="h1v5r"></address>

      <address id="h1v5r"><dfn id="h1v5r"></dfn></address>

      新聞熱線:0791-86847179
            
      投稿郵箱:fazhijxw@126.com
            
      法治江西網LOGO
       
      首頁  權威發布  法治動態
      專題  高層聲音  法治訪談
      普法教育  法治文化  法治大講堂
      法律服務  法規查詢  普法多媒體
      科學立法  公平正義  守法誠信
      法治政府  平安創建  法治社會
      南昌 | 景德鎮 | 萍鄉 | 九江 | 新余 | 鷹潭 | 贛州 | 宜春 | 上饒 | 吉安 | 撫州

      您當前的位置 : 法治江西網  >  法治文化  >  文學創作

      便衣老梁

      2020-01-15 15:15:17    編輯:黃婉瓊    新聞熱線:0791-86847179

        站前廣場,候車室,站臺,郊外,上車,下車,一路跟蹤,衣服濕了干,干了濕,嗓子眼往外噴火,老梁全顧不上,眼睛余光牢牢鎖定目標,雙腳和目標保持著不遠不近的距離。

        伸手順額頭抹了一把汗:老天肯定想把人烤成臘腸!想象臘腸滿大街跑的場面,四川長大的老梁笑了。

        臘腸沒烤成,老賊落網了。戴著手銬坐在地上的老賊喘著粗氣說:“弄個編織袋,值得你玩命追?萬一我一口氣上不來怎么辦?”

        “沒事,給你準備著呢!”老梁掏出速效救心丸晃了晃,老賊低頭嘆了口氣!

        老梁輕撫自己滿布青紫掐痕的小腿肚,撇撇嘴,弄個破編織袋你會沒命地跑?糊弄誰呢!

        編織袋一點點打開,露出一沓沓的人民幣。

        “商量個事,行嗎?”老賊臉紅紅的望著老梁。

        “說,只要不違法。”

        老賊皺了皺眉頭,努努嘴:“錢,你拿走!當什么事都沒發生過!”

        老梁一愣神,明白了老賊的意思。老賊眼巴巴望著老梁,呼吸急促,眼珠一動不動。

        貓捉老鼠斗了這么多年,老梁頭一次見老賊低聲下氣。老賊在道上以骨頭硬嘴硬聞名,本來話不多的他一涉及案件就閉嘴,抓他審他都讓偵查員犯愁。

        老梁掂掂編織袋,扎好袋口,輕拍兩下,扔上肩頭,老賊長噓一口氣,嘴角露出一絲不屑。

        “走吧!聽著,當我什么都沒聽見,你什么都沒說!”等著開手銬的老賊張大嘴,半天沒合上。

        老賊落網后,轄區平靜了沒幾天,又連續發生幾起警情,現場的門、柜敞開,但現金和貴重物品一樣不少,或者只是挪了地方。

        接著重歸平靜,警情和警情制造者像一陣風,消失得無影無蹤。老梁心里堵得慌,直覺告訴他警情可能和老賊、或者說和自己有關。

        上車,下車,站臺,候車室,進胡同,出地道,日子在老梁腳下一寸寸踩過。

        功夫不負有心人,這次老梁盯上了一名多次跟丟的黑衣人。

        從天不亮在候車室盯上他,進站,上快車,下慢車,出站,再進售票廳,候車室,檢票口,站臺,車廂,到天黑上了T4次列車,一場跟蹤反跟蹤的較量,演變成體力、智力、耐力的較量。

        凌晨,列車里,火車車輪和鋼軌的摩擦聲,垃圾桶和衛生間飄來的味道,絲毫不影響旅客們發出的呼嚕聲和夢囈聲。擠在旅客中的老梁,躲在滿是油漬、汗漬的夾克里,眼皮一個勁兒往一起粘。他瞟了眼不遠處閉目養神的黑衣人,再次掐向風濕嚴重的左腿:對不住了伙計,從當警察的那天起,你就沒有享福的命了!

        滿是青紫的腿肚子比平時粗了好幾圈,汗濕的皮膚油亮油亮,像快出鍋的小臘腸。想到臘腸,老梁肚子咕咕叫起來,咽了口唾沫,精神一振。

        黑衣人沒得手,不能抓。老梁搓搓發癢的手控制住情緒,這家伙真沉得住氣,和老賊有一拼。

        在鋼軌和車輪的摩擦聲中,列車停靠在煤城站8站臺,漆黑的夜空被車廂和站臺的燈光撕開一道道口子,照在人身上,印出夸張的魅影。

        隨后,開車鈴聲響起,位于天橋轉彎處的黑衣人迅速貼上目標,然后奔向火車頭的方向。

        難道得手的黑衣人要趁列車緩慢起步的時機跨過股道,讓列車成為從天而降的天然屏障,從而擺脫追捕?

        老梁驚出一身冷汗,撒腿邊追邊喊:“別跑!危險!”

        汽笛聲,驚叫聲,火車緊急制動聲……

        老梁俯臥在站臺邊沿,渾身血跡斑斑,雙手定格在推的姿勢。

        在站臺上打了個滾的黑衣人爬起來,抱住血糊糊的老梁哭喊:“來人啊!救命啊!”

        系列案件告破。在戴手銬的黑衣人陪老梁到醫院那一刻,案子就破了,果然和老賊有關系。

        黑衣人是老賊的關門弟子,發誓要和老梁較量,制造恐慌,選人多的地方,在老梁身邊作案,毀了他的英名!穿越鋼軌時,他賭老梁不敢追、或者追不上:“沒想到他會救我!”“救一個賊!”

        預審科老陳來電話,鐵嘴老賊開口了,陳芝麻爛谷子全抖出來了。梳理老賊和他徒弟的交代,多起大案、要案、積案線索都漸漸清晰起來,老梁你就等著立功吧。

        放下電話,老梁伸手掐向風濕嚴重的左腿,那是他控制情緒的習慣,卻摸了個空。他的手僵在那里,半截褲管在微風中鼓起,如航行的帆。

        屈保良

        來源:(中國警察網
      相關新聞

      熱點專題

      網站聲明 | 關于我們 | 聯系方式 | 網上投稿 | 隱私聲明

      地址:南昌市紅谷中大道1326號 聯系電話:0791-86847386
      備案號:贛ICP備15001586號-1 技術支持:中國江西網
      法治江西網 版權所有 承辦單位:新法制報社

      網信辦icon

      五月天婷五月天综合网